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强姦了女友的妹妹及她的挚友
强姦了女友的妹妹及她的挚友
我有一位19岁读大学的女冤家叫嘉雯,她来自单亲,母亲在医院返日班清洁工,有一个小2岁的妹妹叫嘉欣,父亲在她年幼时跟第另一个女人走了,能够因为这个缘由,女友虽然和我交住1年,但她怎样也不愿和我做爱!我只好靠打手枪解决生理需求
上星期是她妹妹的生日,我放工后和嘉雯一同上她家里吃晚饭庆祝。我曩昔到她家里,嘉欣经常都在寝室做功课,她在铜锣湾名校圣保禄女校读中六,听嘉雯说她妹妹嘉欣从来没有谈恋爱,表现要好好读书,拍拖的事毕业后才想,听后我觉得真是一个乖乖女啊!
我之前只觉得她好害臊,生得都几标緻,这次我终于看清晰她了:嘉欣的样子娟秀可儿,有种出尘脱俗的感觉!晚饭后,她妈妈要回医院任务,我就送嘉雯回学校宿舍,之后我坐地铁回家。
在地铁中我对面坐着一个女学生,她双脚不自觉轻轻张开,使我隐约见到校裙内那条白色内裤,我的慾望立时高涨!我一边偷看梦想着那女学生是我女冤家的妹妹嘉欣,结果越想越兴奋,终于作出了一个不克不及自拔的决定!
我拨打电话到嘉欣家,「嘉欣,嘉雯取少了东西,请我回来帮她取走,行吗?」
「OK啊,快一些上来,走了尾班车就欠好啦!」小妮子紧张的答複,我听了又紧张又兴奋,心里想成为她叫我快些干她。
我再上到去她家里已经差未几11时,嘉欣还未睡,正在为今天的考试温习。
她穿着一件薄睡袍,外边再加一件外衣。我一见到她,小弟弟已硬崩崩了。我假装说取漏了一本参考书,再托故要上厕所。
本来还考虑着是不是真的要干,当在厕所内看见嘉欣沐浴时换出来的内衣裤,少女样式的白色的胸围及底裤,拿上手还有余热,我嗅了几下,还残留住一点嘉欣的体香,就这样我的明智终放被性慾所打败。
我走入嘉欣的房间,她正背向我专心温习,我走近她身边。
「嘉欣,那幺晚还温习,是不是应该做一些夜晚才做的事呢?」我一边淫笑说一边伸手扫她的背脊。
嘉欣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,急遽闪开:「我要睡啦!你走先啦!我帮你开门!」嘉欣正想走出房间,被我一手拉着,把她抛在床上便扑上去,快手地脱去她的外衣,将她整个人按着她在床上。
「我想强姦你呀!你姐姐不愿和我做,你就替代她吧!」
「唔好呀,救命呀!」嘉欣又气又急,一手挡住我的进攻,另一只手则紧紧拉住本人的睡袍,将它向下拉掩蔽大腿,不想让我进一步未遂。
我鼎力括了她两下耳光,「再吵便杀了你!」
在她被我打得金星冒晕之际,「嘶」的一声,我用力扯开她的睡袍,她没有带着胸围,只穿上一条白色内裤,她那32B的胸脯立时展现在我面前目今,22吋的小蛮腰,洁白嫩滑的肌肤,一副完满的少女体态。
我压在她身上不断疯狂乱吻她,一手搓揉着她的胸脯,胸部属的心脏更是噗通噗通的剧烈跳动着,另一手隔着底裤剌激着她的私处,嘉欣想推开我,但推不开。
「求下你,放过我!」力气不及我的嘉欣扭着娇躯,把手交义在胸前,遮住两个乳房的晃动,乞求着我。
「放过你无问题呀,我屌爆完就会放过你啦!」曩昔我不会在她及她姐眼前说粗话,现在我尽情要扯下我的假面具。
抬起她双脚,她的阴部隔着底裤轻轻凹陷,我强行想扯脱她的底裤,她去世命找着不让我未遂,在拉扯下那条底裤给撕碎了。
「是你本人撕烂的,不要怪我!」变态地在她眼前边嗅着她的内裤边淫笑。
她紧合双腿,不让看到她的私处,我用力分开了她的双腿,她的私处明晰地展现在我面前目今。我狂啜下去,她的阴毛未几,但很柔软,粉红色的阴阜,渗透着处女的气味。
她不断挣扎,我就扯着她的长髮再给了她两下耳光,她给我括得有点头晕时,又把她拉回了床中间。我脱光了本人的衣服,把她的身子轻轻地抬了起来,膝盖顶开她欲夹紧的大腿,阴茎从她的屁股沟里面滑过去!
我分开了她的双腿,放在腰旁两侧,她不克不及再合上双腿,她晓得我想怎样,不断扭腰作弥留抵挡,不想让我未遂。但我人已进入她大腿根部把着她的腰,巨物已顶她的私处,龟头并渐渐拔出了少许,嘉欣急遽想推开摇着头乞求我。
「唔好呀,求下你唔好呀!我不会告诉家姐…现在还来得及中止!」感觉那种火热已经传到下身里边,被兵临城下的嘉欣已哭成泪人,苦苦的乞求着我。
嘉欣的阴道很窄,我用力一顶,我的巨物进入了一半,我的进入对她而言是一项难以忍受的痛楚,于是身子天性的扭动着。
「不要再抵挡了,横竖时间还多的是,嘉欣妹妹,你的处女我现在就要了,哈哈!」再用力一顶,她「喔」的一声,我的巨物已全进入嘉欣体内,尝到了嘉欣处女阴道的味道。
「好痛呀,唔好呀拔出来呀!」嘉欣不断摇头,觉得整个人将近被扯破了,呜咽着乞求着我中止。「呀…太痛了…别……别搞我了…太痛了!」
我没有理会,「你认命啦,今晚乖乖给我享用吧!」伏在她身上疯狂吸啜着她的粉色小乳头,下身不绝的抽插她,鲜红的处女血也拉流了出来,似乎在诉说着嘉欣处女时代正一点一滴的不复返。
嘉欣则躺在床上痛哭,放弃了挣扎,一味闭着眼睛忍耐着上下夹攻的感觉、感觉着我肉棒的硬度,任由我摧残着她的身体。
我玩了一会,把她身体返转,从后面进入,吻着她的粉颈一边伸手向前抚弄她的乳房,在她耳边说:「舒适吗?我真的觉得很爽啊!我肯定要玩到够!」
嘉欣哭得更为厉害,试图扭动身体挣扎,「好痛呀呀…呀呀…呀呀…求求你我不可呀…嗯呀呀呀…救命好痛呀呀…」她羞愤的双腿乱踢令我愈加亢奋,加之她搏命地晃动着腰肢想逃开,更让我感觉到小穴正一下下包围着我的肉棒吸吮着。
我再要她转回开始时的姿态,我揽着她,一边搓一边啜着她的胸脯,抽插得更深更快!兴奋到了顶点,我晓得我将近射了。
「嘉欣妹妹,我要射了,我要射在你里面啦!」
嘉欣听到,一双修长白晰的美腿忽然去世命地夹着我,着急得不由眼泪盈眶,哭着大呼:「唔好呀!唔好呀!」
我没有理会,舒畅的「呀」的一声,巨肠塞满那娇嫩紧窄的处女阴道,一道又一道的热流全射到嘉欣体内,我伏在她身上喘气,双手不忘仍在她身上四处游走,嘉欣晓得身上留下永不磨灭的汙痕。
我完事后起家穿回衫裤,嘉欣瑟缩在床上一角,把头埋在本人的手臂中间饮泣,「衰人…走呀…走呀!」以为我就此满足离开。
「走?我现在不会走,我苏息一会再跟你玩过,你太正了,我仲未够喉,家姐行埋咁耐都无得搅,你渐渐还啦!」
嘉欣听后呆了,之后不由得在床上掩面痛哭!
我走出厅看了一会儿电视,上面又开始硬了,入房準备再淫慾嘉欣。
她依然瑟缩床角饮泣,并着上了一整套寝衣。一见我进来,吓得面都青了,我一手把她按在床上,再扯开她着好的寝衣,今次她加穿了胸围,只不过是添加我强姦她乐趣的道具。
「嘉欣,再来!」我用手在她身体的两侧来回抚摸,从后面模索她的胸围扣在那里。
「不要……你刚刚已经……已经失掉我了……求求放过我吧……我……受不了……我真的受不明晰……」嘉欣撑着双手半趴的衰求着,扭动让挂在胸前的胸围鬆动,酥胸半露,并且随着突刺入刚刚才得到处女的密穴上下不住地晃动。
这次我梦想成她姐姐边叫着她姐姐的名字边淫慾她,嘉欣无时无刻想挣脱我的恣意妄为的魔手,却被礼服了下来,她苦楚的心情和我下身的快感让我越战越勇。
当晚我玩了她3次才满足,整晚都是她的痛叫声和我的撞击她肉体声直至天亮,临走前我用电话相机影了她的裸照。
「不要给任何人晓得,若你话俾家姐知,我会将你的裸照用来贴街招!」
嘉欣躺在床上,呆呆的望着天花板,不绝抽泣!
强姦了嘉欣已经几星期,这段时间,我依然有和她姐姐嘉雯行街吃饭,但也再没有见到嘉欣。好明显嘉欣没有将我强姦她的事同其别人讲,现在我有她的裸照在手,量她也不敢讲出去!而我每晚都对住她的裸照,脑里晃动着嘉欣被姦的模样,我肯定要再搵机会再去强姦她!
明天我终于忍无可忍,向公司请了病假,到嘉欣就读的名校铜锣湾圣保禄女校门口等她放学。等了20分钟,我见到嘉欣和一个女同学走出来。
不见嘉欣一段日子,给我开苞后的样子仿佛愈加靓了,虽然清纯的少女变成了被玩过的二手货,但却多了一份楚楚可怜的感觉,愈加惹我怜爱!穿着一套整齐白色裇衫配格仔裙的校服,散发出她破处前纯真无邪的气息。想起她美丽的身体,发出苦楚的哭泣和求饶声,我裤裆里的巨肠即时硬崩崩了!
我走到她身边:「嘉欣!」
嘉欣一见我,吓得面都青了,「你……你来干什幺?」
「我约了你姐姐睇戏,她叫我来接你一同去!」「我唔舒适,我……唔去啦!」嘉欣很惧怕。
「那幺我先陪你去看医生!」我一手搭着嘉欣膊头,嘉欣吓得浑身抖震,肩部生硬。
「嘉欣,你没事吧?刚才还好好的,快去看医生,早点回家苏息!」嘉欣身边的女同学关心肠问。
「担心吧,我会照顾她的。你故意啦,嗯,你叫什幺名字?」
我端详着嘉欣的同学,也是一个尤物胚子,但她的美跟嘉欣差别,嘉欣有种出尘脱俗的感觉,而她的同学就比较活泼沈闷,愁容很甜,笑的时候有两个小酒窝,校服愈加衬托出她苗条的身体。
「我叫何诗雅,你可以叫我诗雅,你是嘉欣家姐的男冤家吧?我走先啦,再见!」
诗雅说完转身便走,走动中在校服下的乳房轻轻的上下晃动,散发着让我阳具充血的讯息。
「别忘了你的裸照在我手上,乖乖跟我走!」我在嘉欣耳边细声说,把手伸入嘉欣的礼服裙内。
竟然做出当街非礼她的举动,我的胆子(也许是性慾吧)越来越大,大得令我吃惊。
嘉欣轻轻摇头,夹紧被我摸到的大腿,口中发出一阵阵压抑的悲啼。她只好望着诗雅离去,眼神充满绝望,眼泪差点失了下来。
「这个何诗雅也是含苞待放的处女吧?现在的高中女学生的真是………阴道应该像嘉欣一样又热又紧,把我的肉棒强插进去,在花蕊遭到抽插的情况下,不知会她做出什幺样的心情发出什幺样的声音呢?」
我一边梦想着何诗雅粉红樱桃般的乳头给我品嚐着,任我任意姦汙淫辱的过程,一边把嘉欣带到左近的时钟旅店。一进房间就把嘉欣推落床,狂吻着她的粉睑和樱唇,嘉欣挣扎想推开我:「呜,唔好,走开呀!」
我按着她双手高举到头,校服下诱人的曲线展露无遗:「又唔係未试过,扮什幺?你应该晓得不听我话的后果!」我淫笑着。
嘉欣已泪流满面的哀泣:「求你……不……要……求……求……你……」紧闭着眼睛,将没法顺从地承受另一次的摧残!
我先在她的礼服上乱摸她的胸部作热身,之将她白色礼服衬衫的钮扣逐粒解开,我不断都想试试搅一件身穿校服,还是名校的学生妹,今次太好了。
扯开嘉欣的吊带内衣,礼服下穿了一件纯白色通花胸围,「哗,好靓喎!前次搅完头脑开放了吗?」她很难为情似的双手穿插在胸前。
「唔係呀,放过我啦!呜呜!」我手手搓弄着她的左边的乳房,口里狂啜着她右边的粉色小乳头,剌激到嘉欣再次想捱开我推我的头:「唔好呀!」我没有答複只顾又吸又舔并且还用力的吸吮她乳房上的乳头。
「真是让人不克不及不兴奋呢。」另一手伸入她的半身格仔礼服裙,由大腿来回摸到根部,在她大腿夹着我的魔手中隔着内裤用手指挑拨她的阴部,她开始不由得发出喘气声………
我脱下本人的裤子,显露已经胀大又硬崩崩的巨物:「帮我含!」
嘉欣吓得面都青了,赶紧把头瞥过去,搏命挣扎想推开我,我骑到她头上,一手抓着她头髮拉起她的头,一手硬搯着她下巴,令她的口张开,便将我的巨物塞人她口内,然后捉着她的头前后移动,来回用力撞击着喉咙深处。闹着的她我只隐约听到:「不要……不行以……唔…嗯…」
过程中,她大多时间是闭上眼的,难以想像她曩昔和蔼可亲的「姐夫」,他的阳具竟然放在本人的口中,体会着她的未来男友及老公才干体会的事。
「呀!好爽呀!」看着嘉欣冤枉地含着我的阴茎,我兴奋的叫着!
嘉欣流着泪,深喉的苦楚捉着我手想拉开我,但不可功:「呜呜!……嗯嗯……咳咳……呜呜……唔唔……放开我,不要了….不要再来了!不咕嗯!嗯嗯……」的叫着,眼神在乞求着我中止,顺从地用舌头推挤我的大龟头。
在她口中抽插了几十下,因为第一次有着学生礼服的为我作云云淫秽的事,实在是太兴奋了。我不由得想要射了,虽然我极想玩口爆,但稍后我还会吻她的嘴和脸不克不及精汙,还是留到下次在外不克不及做受只能口交之时再做吧!
我抽出我的巨物后,嘉欣不断咳嗽及反胃,我把她按在床上,把她的内裤褪失至大腿,再狂吻着她身体的每一吋肌肤,由头到小腿都吻一遍,最后狂吻她的私处,嘉欣的身体已抵受不了而流出爱液,小肉荳也充血凹陷……我巨物再硬起了!
我抽起嘉欣双脚,準备拔出,嘉欣晓得又要强迫承受另一次姦淫,不情愿的扭动身体制止我进入,「唔好,求求你放过我!」
我没有理会,捉紧她的腰,她咬着咀唇那一刻我用力一顶,巨物又全插进嘉欣体内了,嘉欣不由得发出一声动人的嗟歎。
虽然嘉欣前次已被我破处,但她的阴道依然很窄,紧密结合的阳具像是她身体的一部份。阴壁的褶皱吸吮着我的龟头,湿热的触感敏捷包裹着阳具,这种紧狭中带柔嫩的温暖感觉,我最喜欢了。
我不绝的抽插,嘉欣不绝的痛哭手紧抓着床单,构成强烈的对比!我对嘉欣说:「好high啊,你着住学生礼服比我搞,好正,爽去世了!」
我把嘉欣推到房里的梳妆台前,决心要侮辱这个俏丽的女友妹妹。
听后我那番话再看看镜子上,本人的秀髮乱乱飘散,校服白色衬衫扭扣全开的半祼身躯,翘着又圆又白的屁股,乳房上下乱跳一手撑台一手向后被我拉着,彩色学生鞋未脱,就这样的被男子强迫性交,看着阳具拔出本人小穴的淫秽现象,觉得很羞耻很侮辱,哭得更好坏。「啊……喔……救命……呜呜呜……嗯嗯……好痛啊……」
打开双脚坐下来,嘉欣屁股就坐在我的大腿上,半蹲半坐两脚跨在我的身上,我注视着她的心情,嘉欣难受的闭眼仰着头,惧怕身体落下,抱住我的头埋入她的两乳中间,仰头忍耐上下身体带来差别的剌激。
我抽插了五十多下,将宏大的肉棒一下抽离嘉欣的腿根,再反转她到床把她小腿架我肩上,一手则脱失嘉欣的此中一只皮鞋,将穿着白色袜子的小脚放在手中细细的把玩。
低头看到她的阴道被我抽剌撞击尽情驰骋,双方的黑丛林交织在一同,再望着校服女体上的挣扎,更大大剌激感官神经,使我欲罢不克不及,快感快到顶点:「嘉欣,我又就快射啦!」
「不要!昔日係我既危险期,呜呜……」嘉欣听到后好惊,彩色熊猫学生鞋的乱踢我背,无济于事的疯狂扭动屁股。
我调好姿势共同她的扭动,每一次的撞击都拍出声音,双手各捉住一颗乳房挤弄。
「痛……求求你……拿出来,求你……呜呜……拔出来射响出头具名啊……求你!」她用手不绝推我胸膛哭叫着。
我当然不睬她的请求,一边吻她的粉脸上晶莹的泪水,像热恋中的恋人(我对待她姐姐嘉雯时也是这样,分别是无得搞)普通抚弄着少女的身体。
「你放过我……啊……昔日真係我既危险期,我唔可以有BB啊,呜呜……」
减轻力道抽插她的阴道,之后整个人压在她的身上享爱她胸部体温及其美丽的胴体,她双手捶打我的背,却无阻两人的下体紧贴得再无清閑,龟头去世去世的顶在她阴道最深处,「呀!」的一声,全部射进了她体内……
完事后,我沖完凉出来,半祼的嘉欣仍摊在床上,眼泪已流乾,眼光呆滞,两眼无神的望着房间的天花板。
我走到她身边,将温暖柔软的嘉欣抱起来,嘴唇含住热吻起来。
「傻女,乖乖听我话,我会恰似锡你家姐咁锡你!」淫笑着对她说。
捏了她脸颊一下,再还像小孩子喝奶似的动作,埋头到乳房,吸啜她的小乳头。
「求求你,唔好再搞我,放过我好吗?我再受不了!」长长的睫毛轻颤,嘉欣乞求着。
「放过你,我怎捨得!」
我伸手深化她背后,一边替她扣好胸围并提出了一个妖怪买卖:「我对你刚才那位同学何诗雅好有兴趣,若果你帮我约她出来给我搞,或许我会放过你!」
嘉欣听后好惊:「你不要搞她,她是我好冤家……!」
「我不会迫你,你本人想想,但我随时会再找你happy!」我一边在帮嘉欣穿好圣保禄女校校服,见不断崎岖的胸部高高的顶起校服,淫笑着边梦想成她同学何诗雅反比我搞完。
我放低200圆给嘉欣买避孕药,便离开了,净下嘉欣一个人在房内痛哭!
前次在时钟旅店强姦嘉欣后,已经差未几两个星期,我要胁嘉欣约她的同学何诗雅出来,但嘉欣不断都没有回答我!我决定主动出击向诗雅伸出魔手,于是我打电话给嘉欣。
「嘉欣,是我呀!今个星期五我会在长洲租一间渡假屋,你放学后帮我带何诗雅入来!」
「求求你放过她!」嘉欣乞求我。
「嘿嘿!乖乖地听话,若果你不带她来,我便将你的裸照放上网!」说完我便挂线。
星期五一早,我一个人入到长洲,租了一间较偏远宁静的渡假屋,等候嘉欣和诗雅到来!黄昏的时候,嘉欣打电话给我说已到了长洲码头,嘉欣果真慑于我的淫威,将诗雅带进我的狼穴!
我去到码头,见到诗雅穿着白色衬衫,格仔校呔礼服裙的圣保禄女校礼服到来,这次我终于看清晰诗雅,校服上散发着17岁的芳华少女气息,娇小的体态,但胸部已发育得很好,估计有32C,越看越吸引!我先带她们去茶餐厅食饭!
「点解唔见嘉雯既?」诗雅问。
「她有点事,要晚一点才到!」我一边说一边想,嘉欣办事深得我心,又满足到我,今晚好大机会在圣保禄女校校服上破诗雅的处!
我不绝地撩诗雅倾谈,言谈间,我晓得诗雅住在港岛半山的豪宅,应该是有钱女,没有男冤家,能够我是嘉欣家姐的男冤家,以是诗雅对我没有介心!嘉欣就不断没有出声,低着头。
「嘉欣,点解唔讲野呀,你面色好差,没事嘛?」诗雅关心肠问嘉欣。
「嗯……有点不舒适……我想去洗手间!」嘉欣支吾以对。
「我陪你去啦!」诗雅挽着嘉欣手臂行开了。
我趁她们行开,将一粒迷晕药放进诗雅的饮品内;诗雅回来后,不觉地渐渐饮乾了她的饮品,现在我心中窃窃欢喜,想到很快就能姦淫诗雅,肉棒早已抖动跳着。
之后我和她们出去行了一会,诗雅说有点头晕,我晓得药力开始发作,便建议回渡假屋苏息一会,诗雅已逐渐坠入我这个淫狼的圈套,再也无路可逃了!
回到渡假屋,诗雅很快便躺在床上睡,等候今晚我的开苞大典:「嘉欣,任务完成你可以走了,明早才回来!」
「求求你放过她!」嘉欣跪在地上衰求我。
我捉实嘉欣,双手在她身上放肆非礼,乳房在校服裙下不断的变换着形状,隔一个胸围还是可以清晰摸到乳尖上的突点。
「放过她便你来陪我!定係想留低欣赏我点破你好友处,我一边插她你一边为我打气?」
嘉欣哀哀娇喘,头脑上一轮天人交战,最后挣扎开,哭着推门走了。追念起其实应该留她下来,见证她好冤家诗雅长大成人,花蕊绽放的那一刻吧?
我走到床边,先用校呔将诗雅双手分别绑在床头两边,分开了她双脚,成「大」字形,我伏在她双脚之间,从校服裙底观看诗雅的奥秘地带。
诗雅穿了一条粉红色丝质底裤,她的阴户在底裤的包裹下胀卜卜的陇起,极度诱人!我不急于强姦诗雅,我要待她醒来后才强姦她,这样会才更兴奋更安慰!
我不断坐在床边,过了一小时,诗雅渐渐醒来,她看到我的淫相,先吓了一跳,之后发觉双手被绑,惊慌地说:「为什幺绑着我,嘉欣呢?」
「这里只要你和我,我们可以渐渐玩呀!」我狞笑着,双手隔着礼服按在她胸前的乳房部位,轻轻的搓揉着,食指拨弄着诗雅的乳头。
诗雅晓得我的意图:「走开呀!救命呀!」
「即管叫吧!这里咁偏远,无人会听到的!」我边说边慢条斯理的脱光本人的衣服,显露已硬崩崩的巨物,跳上床伏在诗雅身上,体会着她身体凸出的部位不断磨擦着本人的身体。
「唔好呀,走开呀!」诗雅扭着身躯衰求着。
我没有理她,狂吻着她的粉颈,用手将校裙撩了起来,在她的大腿内侧渐渐的向下游走。诗雅的皮肤真的很滑溜,我的手终于移到她的私处,我隔着底裤抚摸着她的阴户,诗雅不断扭动身体挣扎,后仰的姿势让胸部曲线完全呈现,令我心里愈加疯狂!不过外表上还是很冷静,经过前次强姦嘉欣的经验,俩手熟练的解开她下身靓靓熨得毕直的礼服衬衫。
「求求你放过我!求求你罢手!我未试过,让我走吧!」诗雅睇着本人的下身校服向两边扒开,不由得眼泪流出。
乌黑的长髮散落在枕边,诗雅还穿着学生那样的背心式少女胸围,因穿载了一整日,胸围散发着强烈乳香。
拨开的白色胸围就显露洁白而丰满的乳房,粉红色的小乳头,「你样靓身体正,我点捨得放过你!」
我不由得张头埋在胸围两乳之间狂啜着,诗雅搏命的挣扎着,苦苦的求着叫我走开!
但诗雅双手被绑,基本没才能推开我,我爬到诗雅下身,把她的格仔校裙推上腰,隔着底裤啜着她的阴户,我试图脱去她的底裤,诗雅扭动着身体不让我未遂,但只能阻我一会,我用力一扯,诗雅的底裤已全给我扯脱,她身体最奥秘的中央已尽入我眼帘!
诗雅的阴毛比嘉欣多,但很整齐柔软,粉红色的阴阜,渗透着和嘉欣一样的处女芬芳,用手指把紧闭的阴唇向两边分开,「好痛呀!」
我的手指从雅诗小缝处到渐渐的往複着,不知不觉中手指已经可以感触轻轻的湿润。「痛?一阵仲痛呀!」狂啜下去,大口大口的啜着她娇嫩的阴阜!
「走开呀!求求你走开呀!停呀!」诗雅明晰地感觉本人阴户很大的剌激,下意识地将双腿夹紧,不自禁的满身轻抖,不绝地乞求我中止。
我当然没有理会,我再爬上诗雅下身:「你的胸部咁大,玩夹肠肯定好正!」
诗雅听后大惊,她搏命摇着头表现抗议,我将巨肠放在诗雅的波隙,双手搓着她白晰坚挺的乳房向中间剂压,「呀!好过瘾呀!」
诗雅见看一条丑陋的阳具在本人的娇乳上摩际,她不由的吓得魂飞魄散。龟头正对向本人,想到这条巨物将会剌入本人冰清玉洁的身体,强烈的羞耻感和沦为玩物的绝望感,使哭得更厉害。
玩了一会,是时候开垦诗雅那未经开发的处女地了。我抬起她双脚放在腰的两边,用双臂压硬,令她不克不及扭动身体挣扎,毒蛇在她阴阜前磨擦着,诗雅晓得我想怎样,晓得本人终于难逃被强姦的命运,满身一下子崩得紧紧的,紧张地望着我,哭着乞求道:「唔好呀,求下你唔好,你苏醒一下求下你放过我啦!」
「我肯定要失掉你成为你第一个男子,认命吧!」
只见穿上了充满芳华气息的校裙底下,龟头在花瓣间渐渐的消逝,她的处女阴道比嘉欣更窄,诗雅已痛得叫了出来,「唔嗯……」她的双手紧拉着校呔,俏脸向后仰高,白净的颈部立刻冒出青根,绝望地摇头摆动,修长的两腿先夹紧后再蹬得笔直。
「好紧………不愧是处女。好像比嘉欣还要窄,呀!」强烈的快感传来,我忍不住感叹。插到一半,我感触前路被阻,此时我心中异常兴奋,前路隔绝的即是女孩最为珍贵的处女膜,于是挺直下身,做出最紧张的一击;我着力一顶,阴茎顺利地进入了诗雅处女的身体之中,并一下子就插到尽头。
「唔好呀!好痛呀!」我打破处女膜,自从嘉欣之后这是第二个人。
诗雅苦苦乞求中的一下剧痛,见告本人守了17年的贞操就这样被强姦得到,受骗的打击和处女阴道产生的强烈痛苦悲伤,使她失声痛哭!
我没有理会诗雅的叫痛乞求,疯狂的抽插着。诗雅的阴道又紧又窄,跟嘉欣不遑多让,但诗雅的身子特别敏感,阴道更短排泄也多,身体比嘉欣更好,我抽插时她的校服内双乳随着被干的节奏一上一下的晃动,令我愈加着迷。
「好激呀!太正了!我要玩到尽呀!」我兴奋地叫着,手在诗雅结实翘挺的屁股上「啪!啪!啪!」的拍了几下,阳具捣着诗雅的蜜穴。
「呜……呜……不要呀…救命…好痛呀!」诗雅痛得秀眉一紧,我伏到诗雅身上,「嗯嗯……好痛……停…手……呜……」刚叫一声就被我亲住了,舌头伸了进来,顶开她的小嘴,灵活的拨弄着她的醇香小舌。
整个阴道壁都能感觉到阳具之摩擦,由于嘴被封住,她只能情急的从鼻孔中发出一声声诱人的低吟。「呀呀……不可了!呀呀……要去世了……不克不及再来了!」
诗雅娇嫩的阴道流出处女血和淫水,冒死的摇头扭臀,构成张开腿坐在我身上的交合姿势,身体颤抖着抓紧床沿,屈膝的女体跟着上下摇摆,「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嘉欣……救……我……」
「屁股和腰都很会摇嘛,妳这种假清纯的小贱货,才第一次被干就爽得发抖了?」双手搓弄着她双乳,咬着她的乳头鼎力吸啜,下身使劲的抽插这个还穿着圣保禄女校校服的美少女,诗雅悲哀的哼声和我的兴奋呼唤构成强烈对比!
「你那间女校的学平生常一副有钱女圣女模样,哼!遭到上下不绝的夹攻干起来还不是不断叫。」肉体上的快感加上诗雅楚楚可怜的乞求令我变得疯狂。
「妳叫声好好听啊!过瘾吧?」愈加鼎力的抽插,插得更入更深!
「不要啊……呜呜……不要呜……饶了我……」诗雅满身也随着颤抖,身子出汗打湿下身礼服,下身交合传来了水响的声音,添加上整个房的淫乱气息。
她的校裙被向上撩去,浑圆的臀部就展现在我的眼前,看着诗雅被肉棒交叉身体上下弓跳,脑袋向后仰着,嘴里发出醉人衰叫,更添加了我的欲火,兴奋到了极点,我晓得将近射了:「忍唔住啦,我要射入你里面了!」
「不要呀!放开我!求你不要!」诗雅听到大惊,摇着头哭叫收紧两条还穿着彩色熊猫学生鞋的玉腿,夹着我腰:「求你!不行以!明天的事我不会说出去的,呜呜!求你不要射进去!」
「现在也让你和嘉欣一样享用男子的滋润,也许你会变得更淫蕩更美丽。嘿嘿……嘿……」把着她洁白修长的大腿,女上男下的长矛向她的子宫颈重重一击,激发她阴道一阵剧烈收缩,床上的两人同时「呀」的一声,一道又一道的精液全喷射到诗雅的子宫里。
推到她伏在诗雅的身上喘气,闭目享用射精后的余蕴。之后爬起家,看到我的精液夹着诗雅的处女血从她的阴道流出,染红了纯白的校服底裙。
诗雅哭成泪人,没法承受惨被敌对出卖被强姦的事实!我再吻她及放肆非礼一番,在她耳边说:「一阵再玩过!」便到厕所沖身。诗雅不由得了,伏在床上大哭,喊着:「禽兽!!」
我强姦了诗雅4次才满足,整晚都是肉棒在刚开通的阴道内进进出出地的撞击声,诗雅辗转反侧动民气魄的嗟歎痛叫声,还有我的淫笑声和粗重的喘气声。
事后我一样用对付嘉欣的办法:用拍下的开苞照去威胁诗雅,久不久就上去她的半山豪宅开波。
她的怙恃家教严厉视如珍宝,想女儿嫁入豪门,惋惜决算不到只是在一次长洲之旅就惨遭强姦失身,克日我又用嘉欣和我的关係,以一同补习之名,行一王两后之实。
忘了说我是一名几知名的律师,诗雅怙恃也起清我个底,以是担心将女儿交给我教(他们想诗雅也成为律师)。残不知却交了给一头淫狼,女儿闺房变炮房。
曩昔舒适的大宅,成为了雅诗及嘉欣好姐妹一时地狱一时地狱的中央,虽则外观上,还是布置芳香,粉红可爱的浅色公主风闺房。
我在背后隔着她白色礼服衬衫再熟练解开诗雅的胸围背扣。
当我开始淫慾小公主诗雅时,她每次都用极仇恨的目光望向出卖她,在同床的好冤家嘉欣。
「啊……不……嗯……太深了……快拔出来……」
阳具侵入体内的诗雅身体为之一震,经我多番开通她还感觉到一丝痛苦悲伤,哀号的不断拉扯着床单,但又不敢叫出声来,因为她不想门外的家佣听见。
嘉欣为求补偿其罪恶感,就帮手推开诗雅的内衣及胸围,乳房在薄薄的礼服衬衫下跳动,双手继而攻击诗雅后背的性敏感带,盼望减底诗雅被强姦的苦楚,但这样做只会令诗雅渗杂着抵牾及渺茫的情绪。
「求求你们……放过我吧……嘉欣……你快停手…」
嘉欣毫无隔绝的玩弄诗雅的乳尖,力道不轻不重恰到好处,让诗雅生硬的身体开始变得酸软。
「拜託…啊……不可……衰人那里……啊……」
甜蜜的嗟歎声一时没有忍住,诗雅急得眼框都红了,圣保禄女校服下的身体被一男一女的狎玩,被强迫但又有快意的可骇事实,让她想要赶早扭腰,以挣脱我老二的蹂躏,双腿在校裙下也抖动着,脚尖绷紧,下体开始要泛滥。
诗雅的身体很快的在我和嘉欣配合进犯下,情不自禁的放蕩扭动娇驱,放纵的喘气着,并共同强姦本人的韵律,纵容本人享用着这种快感。
「谁人救救我……啊……要低潮了……」下体不断抽搐,她又酸又麻。
她昂起头,迎来了几乎让她疯狂的绝妙低潮,花径里流出少量的淫液。
「看看她幺多舒适,你也湿透了吧?换妳来享用看看…」
我摸着下体湿透的嘉欣说着,诗雅也爬过来报复一样,疾速的把嘉欣的校裙拉到腰际,将她的美腿摊开。
「诗雅,不要再舔了……好羞不…嗯好痒啊…啊…」
嘉欣的娇躯被诗雅搞得浑身酸软,一丝丝的快感伸张她的满身,挣扎的力道也小了许多。她一边乞求,盼望我俩还会良知发现。
「……痛……好痛……」
诗雅双手给肩膀上早已被打开的礼服下身,和嘉欣的爱摸相反,着力摇摆在胸围前飘蕩的小乳头。嘉欣高兴压下声音,愈加紧的扑在我的怀里,小声的求饶,换来的是我解开她的髮髻,更兴奋的握住她的纤腰猛力狂干,抽插。
「嘉欣,开始爽了是吧?」
嘉欣摇摇头,因为被我说中无力反驳,羞得满脸通红,明显是自愿的,身体竟然还是要寻求被欺侮的快感,两条玉腿紧紧合着我腰,舒适得浑身颤抖,她也觉得本人太不像话了,觉得本人是一个十分淫秽的女仔。
一壁在诗雅闺房望着维港烟花海景,将两名圣保禄女校学生妹轮流强姦,有时又可以迫到她们不想让其别人发现这难以启齿的机密,试玩着异性游戏。
儘管心里不情愿,身体已经情动开始互靠着。
两情面不自禁的剧烈舌战,研磨对方的小豆豆及其他敏感地带,乳头已经对方玩弄的又硬又挺。
我在旁正用淫邪的目光观摩中,强烈的羞耻感让她们的脸蛋和白净的身子浮现出玫瑰的粉红色,我闻着她们的散发出来的体香,看着她们流汗的边幅。
最后她们两个相互堵住的嘴巴无助的发出消沈的声音,扭着腰不断的发出「呜……呜……」的声音。
而低潮过后轻轻恢复了些神智,见到面前目今的俏脸被桃花般的羞晕布满,本人的淫水染湿了小腿上的学生白袜,眼泪不断的从她们的美目中滑落。
那时我心想,就算我事后被捕,身败名裂,也不算得上什幺了。